水果视频官方app下载

() “这群吃货~!”流墨墨无语的扫了一眼闹哄哄抢吃闹腾的火热的众宠,雪如楼嗅了嗅手中水晶碗中飘散出鲜美甘甜香气的肥海蟹;

“唔~口腹之欲又能进补,吃货也挺不错的~~”流墨墨白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探向不过人头大的水晶碗,拿起一根赤红的蟹腿;而那根在碗中不过半个巴掌长的蟹腿却是在离开碗的瞬间猛的涨大到三米多长,比流墨墨的腰还粗。

“…(__)ノ|颜洛儿这货可真是够了,竟然专门炼制这么多个专门吃东西的水晶碗…”流墨墨看着手里巨大的蟹腿扶额,雪如楼同样伸手拿出一根蟹腿,扫了一眼众宠那边人手一只的水晶碗。

“好像不止水晶碗,其他盘子,汤碗啥的似乎也一大堆;上次我看见好像他们身上都带着不少…喀嚓,”雪如楼说着话看了看蟹腿,然后放下水晶碗,抬手轻轻一掰;红彤彤的蟹壳发出清脆的断裂声,被掰开的缺口处露出里面半透明的玉色蟹肉;一丝丝微蓝的妖气随着热气升腾。

喀嚓喀嚓喀嚓,雪如楼满意的看着手中那条剥完壳的晶莹蟹肉,然后直接塞进流墨墨手里;顺手又拿过流墨墨拿着的那根蟹腿。

“吃吧,冷了就不能吃了;”流墨墨眨眨眼,看着雪如楼说着话麻溜的继续掰蟹壳,然后双手托起蟹肉就啃;软嫩弹牙的蟹肉,咬去的一小口流出几滴晶莹的汁液;

“唔~~味道不错,不过要是这只螃蟹等级再高点就更赞了~~”流墨墨啃着蟹肉说道,雪如楼也剥完自己那只的壳,开始啃了起来;

“最先出面的肯定是小喽啰。会高级到哪儿去;”流墨墨无奈的看了一眼啃的津津有味的雪如楼,然后转头继续啃了起来;

“唔~~不过妖魔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似乎一直没有海族,是这块大陆的原因,或者是海族那边出什么事了?”雪如楼嘴里塞着蟹肉,声音有些咬字不清的说道;

“都有可能吧,不过灵觉暂时没感应到什么危险。只是有些不适;很大可能是这片区域。或者说这块大陆的问题;海里,海族若是出了什么大事会让这种范围的海域清空,除了格塔娜。似乎没别的可能。”流墨墨说着回头看向已经距离很远,却还能清晰分辨出浓重灰色,巴掌大的大陆模样。

“格塔娜么…”雪如楼顿了顿,然后直接把剩下的蟹腿肉一口气部吃掉;囫囵着叹息道。

“行了。这事儿不是你该操心的;现在第一阶段才渡过一个关卡,后面要么一帆风顺。要么凶险加倍;别想那些影响了情绪,你现在的多管闲事可能引起的后果,可不止你一人承当…”流墨墨同样吃掉了蟹腿肉,眸子半垂。声音平静的说着;伸手又拿起一只蟹腿。

贪吃小美女

“我明白的,放心吧;”雪如楼黑眸中闪烁着莫名情绪,然后用一种让人觉得安定的语气说道;正心不在焉剥着壳的流墨墨动作一顿。浑身那股故作平静的气质直接消散,拿着蟹腿的手一抖。一条晶莹的肉条弹了弹,震飞一圈红色粉末。

“…还是没法完习惯啊..”流墨墨一脸便秘的看着雪如楼,嘟囔了一句直接大口啃起肉来;雪如楼僵住,然后郁闷的说道;

“〒▽〒现在相似度已经87%,我不说话你又不许…”流墨墨一顿,然后直接把不过啃了两口的蟹腿肉直接一口吞下去,斜眼瞪着雪如楼;

“(¬_¬)特喵的,听着我自己的声音用那种语气说话,要不是你,我早忍不住抽人了~!”

“…”雪如楼扭头看着流墨墨,没有说话;但是那沉静的黑眸中所蕴含的意思却是让流墨墨情绪震了一下后沉寂下来,然后露出一个有些艰涩有些奇异的笑容;

“险些忘了,你和我现在并不是独立的个体呢…”我所想你知,你所想我亦知….

“墨墨..”

啵——

雪如楼正欲说什么,却突然脸色大变的呆住,流墨墨更是脸色都变了;

“哎呀~竟然趁我睡觉偷吃~~你们~~~!!!嗯?!!”流墨墨后背一道血色突然钻了出来,颜洛儿的声音伴着身影迅速清晰;然而在颜洛儿完脱离流墨墨之后,猛的僵住,然后怒火直接飙升极致,恶狠狠的瞪着流墨墨和雪如楼。

而在不远处正闹哄哄的众宠也随着颜洛儿的出现和突然爆发的怒火瞬间安静下来,不明所以却又心惊肉跳的看了过去;

“流墨墨!!!”颜洛儿暴怒的一把揪起流墨墨,脸上满是愤怒和不可置信;流墨墨却是在最初瞬间难看的脸色之后恢复了平静,安静的看着颜洛儿。

“你!!——”哗——

颜洛儿愤怒之极的声音戛然而止,却是流墨墨一抬手在他们所在的位置勾起一层隔绝罩;看着那边的众宠依然安静,不过却是扭头看了看身旁伙伴;紫涟漪和萌星他们是惊愕的疑惑,而九妖却是复杂无比的担忧;

咕噜咕噜,徒然寂静下来,只

有纯系丹鼎中熬煮的美味不时发出的冒泡声;

“到底…怎么回事?”紫涟漪严肃的看着九妖,九妖却是坚定的闭着嘴,不愿开口;而一旁的萌星皱紧了眉,看看九妖又看看紫涟漪他们,正想开口却是不经意看到梅鲜灵有些奇怪的神色,不由打了个询问眼色;梅鲜灵却是没有反应,银眸急剧紧缩,似乎被什么惊到了;

“主人,她们到底是怎么了?梅鲜灵你知道?”但,萌星可不是老版萌星那个狡猾老道的,他看见梅鲜灵的神色就知道他应该知道些什么,也直接把自己所想的开口问了出来。

而三缄其口的九妖和惊疑不定却无法得到答案的人族宠物,也因萌星的话猛然刷刷刷的看向梅鲜灵;

“不可能,不可能的,那种,只是理论上的啊…!”梅鲜灵却是无视了身旁众人的目光,只是震惊无比的死死看向叶尖处那个血色隔绝罩。

“什么?梅鲜灵你说的到底是什么?”萌星心头一跳,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有些急促,又有些犹疑的轻声开口;而一旁的九妖却的忍不住对视一眼,神色变了变之后仍旧没有开口,但看向梅鲜灵的目光已经有了些变化。

“有些熟悉感,以前似乎似曾相识过;梅鲜灵你想起来什么?或者说你收获到了什么?”一脸疑惑的萌星气质猛然一变,似乎瞬间换了个成熟的里子,若有所思的盯着梅鲜灵,一字一顿凝重说道;

“萌星…”身旁众人看着萌星现在的变化均是明白,应该是萌星的另一魂出来了,虽然他们都比较喜欢萌星,对于老版萌星都各有保留,不过他们现在也没功夫计较这个;老版萌星的话让众人,包括九妖都忍不住竖起耳朵看着神色无比难看的梅鲜灵。

梅鲜灵终于把死死锁定在隔绝罩的目光收了回来,情绪深沉的看了一眼老版萌星;然后没管其他人,再次看向隔绝罩那边,坚决的摇了摇头;

“我只是猜测,不论真假,没有主人的许可;这种事你们最好不要私自知道,不然后果我无法确认。”

“….”众人一怔,心里瞬间沉甸甸的;好奇的疑惑的知道皮毛的,在梅鲜灵严肃的态度和话语下都偃旗息鼓;只是忍不住部看向隔绝罩,凝重而担忧的等待着那边的结果。

而在外面众宠气氛凝重的时候,隔绝罩中却更加不堪;颜洛儿的愤怒,流墨墨的平静,还有雪如楼神色不明的安静;怎么看怎么诡异。

“你!流墨墨你给我解释清楚!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颜洛儿气急败坏的揪着流墨墨抖动,浑身爆出的紫红色血焰昭示着她完不可压抑的怒火。

“你不是都看见了。”流墨墨却是平静的看着颜洛儿,任由她揪着自己像是甩小鸡仔一样折腾,声音平稳无比;

“你!妈的!还有你!——!流墨墨!”颜洛儿愤怒的瞪着油盐不进还嘴硬的流墨墨,然后猛然想起什么;瞪圆的眼睛猛的扫向流墨墨身后一直沉默的雪如楼,直接伸手就去抓他;但是没想到一直平静无比的流墨墨却是脸色一变,直接出手挡回了颜洛儿的动作;身上更是轰的爆出血红逼人的血焰,弄的颜洛儿愈发恼火起来;

“他现在的情况你不知道不能折腾吗!”流墨墨有些恼怒的甩开了颜洛儿揪着自己的手,直接把雪如楼完护在身后;一直安静的雪如楼怔了一下,然后轻叹一声;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怎么就不知道你这个蠢货竟然会做这种疯狂的事情!!难怪之前我回去神魂碎片沉睡你不像以前那样说我偷懒!难怪!原来你竟是打这种胆大包天的主意!!你就没想过!万一失败了!你和他一起去死!我们都在神魂碎片中!也要给你的愚蠢陪葬吗!!!”()